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官网 > 灵异记录 > 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记录了很多灵异事件这些

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记录了很多灵异事件这些

  聊斋志异本身写的目的是讽刺官场的黑暗,鬼怪故事都是为了反应现实。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,刺贪刺虐入木三分”是赞扬蒲松龄的对联。蒲松龄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写的故事可能没有聊斋里的那么有逻辑,和丰满的人物性格以及激烈的矛盾冲突。

  蒲松龄写《聊斋志异》的故事,素材来源有三个:一是前人故事,他拿来加工一下;二是,听取当时人的故事;三便是丰富的想象。书中的书生就是蒲松龄自己,所有的一切的故事,都是来自他的想象。一个穷秀才,在生活苦痛时所想象的东西。

  展开全部有的是有原型的,但并不是所有的都有。蒲松龄搜逸写奇,整理记录、创作了多篇事关崂山的传奇、奇怪故事,今传本《聊斋志异》尚保存有《香玉》(卷十一)、《劳山道士》(卷一)、《海公子》(卷三,东海古迹岛为崂山近处海岛)、《?石》(卷二)等篇,涉及崂山周边近地即墨、胶州事亦有《罗祖》(卷七)、《莲花公主》(卷五)、《阳武侯》(卷五)、《柳氏子》(卷五)、《黑鬼》(卷十一)等多篇。

  崂山太清宫(俗称下清宫)关岳祠旁旧有小亭,道人名曰:“写书亭”,宫中传言蒲松龄先生游山时借宿宫中,曾坐于亭中,构思撰写了《聊斋志异》中传奇名作《香玉》、《劳山道士》二篇 ② (P31)。二篇故事营构奇妙、想象诡奇,播扬了崂山盛名,为山增色甚多,今日游客纷来往往据此探踪寻迹,求索盎然。但是二篇是否确在崂山写就,并无确凿证据,或许一如宫中耐冬花树“绛雪”的立名,不过是蒲公聊斋故事远播后,宫中道人的攀缘附会罢了。

  然而故事却并非全然与崂山无关,唯以背景场域托名或依附,情节人物全然是蒲公的杜撰虚构。譬如《香玉》篇,经披阅资料知,其有写作前的故事原型,这就是流传在崂山宫观中牡丹花示奇显异的传说。

  应该有原型,但有的真假不一定。相传,蒲松林为了写这本书,常年端着小板凳坐在村头,只要有人愿意给他讲故事,他就请人喝茶吃点心。此时一经传开,附近好多妖精鬼怪都来凑热闹,打扮成人类的模样跑到村头给蒲松龄讲故事,所以,《聊斋志异》里的那些狐妖、树精才被写得活灵活现,跟真的一样。但传说终究是传说,到底是真是假也无从追究考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