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官网 > 武侠传奇 > 找本武侠几年前在今古传奇上看到的。

找本武侠几年前在今古传奇上看到的。

  高中时候,好像06年左右在今古传奇上看的一篇武侠。只记得里面有匹马,开始被人用来拉货,很瘦,别人用鞭子打它,主角看到就救了它,后来跟着主角,原来是匹千里马。有个场景是在街上...

  高中时候,好像06年左右在今古传奇上看的一篇武侠。只记得里面有匹马,开始被人用来拉货,很瘦,别人用鞭子打它,主角看到就救了它,后来跟着主角,原来是匹千里马。有个场景是在街上,这马看到有马在它前面就要超过

  展开全部《刀剑月》一本新星武侠,现在正在飞库网连载,飞库武侠之首。据说作者只有二十岁,写作功力堪比金庸的五分之一,全书通过青龙偃月刀、鲲鹏剑、月牙神镖三把兵器贯穿全文,很好看的,写了已经有一百万字了,你可以百度一下,百度百科已经收录了,谢谢...另外,作者还有刀剑月六部曲,第一部:《刀剑月》第二部:《月明珠》第三部:《珠玉倾城》第四部:《城上飞鹰》第五部:《鹰泣血》第六部:《血凤凰》,目前《刀剑月》正在创作中,其余五部将陆续登场。惊叹作者高超的古文功底,为武侠界少之又少的精品小说,且看书中引言:引言:

  明万历年间,辽东北部女真部族崛起,其首领努尔哈赤心怀大志,胸有奇谋,逐渐统一流散部落,并于万历四十四年称汗,国号大金,建八旗,雄兵铁骑对中原明朝虎视眈眈。万历四十六年,努尔哈赤发布“七大恨”讨明檄文,公然反明。

  天启二年,辽东战事吃紧,将臣士卒死伤无数,朝野震动,群臣闻之色变,百姓谈之生惧,唯袁崇焕攘臂请行,擢兵部职方主事,扼守山海关,单骑出关,巡视边防,主张“主守而后战”,聚会奎英,救民水火,经大小战役无数,收复二百七十里地,增筑宁远城,屯兵数万,护守天下第一雄关——山海关。努尔哈赤自出兵以来,从未遭逢如此大挫,遂郁郁愤愤,不敢冒进,两军遂成对垒之势。

  然朝中宦官专政,司礼秉笔太监魏忠贤独揽朝纲,蒙蔽圣听,自封“九千岁”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;身怀绝世武功,冠绝天下,无人可及;残酷专断,野心勃勃;残杀忠良,谋害豪杰。朝中大臣谈虎色变,江湖侠士无不愤慨。努尔哈赤又派遣武功绝顶的西域高僧奔赴中原,捣乱江湖,意欲挫败武林群豪,遂掀起了一场江湖腥风血雨。

  古宅内石凳上坐着一男一女,男的丰神俊朗,女的风姿绰约,二人面带喜色,女子怀中抱着一婴儿,这婴儿生得一副淡眉亮眼,玲珑小嘴,肤色白皙,如水晶莹。

  这夫妇二人乃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白云双侠,男的名曰白振风,女的名曰云雨柔,这套古宅原是一处废弃的破庙,他夫妇二人游经此地,偶见破庙,突然定居此处,谁也不知是何原因?遂成一谜。

  白振风面堂红润,瞧着妻子怀中的女儿,缓缓道:“一年前,我二人来到此处,如今有了咱们的女儿,今夜又是中秋佳节,当此良辰美景,雨柔……但……我实在不知从何说起……”说着面色突变,现出忧虑之色。

  云雨柔瞪着白振风,道:“振风……我与你闯荡江湖多年,如今安居于此,又添了我们的女儿,你又有何担忧之处?”

  白振风突然起身,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,长生叹道:“雨柔你有所不知……当年我非要坚持把这座破庙建成白云古宅,其中实在有一段难言之隐……”

  云雨柔听到此处,愈感丈夫心情沉重,其中原委定然关系重大,遂问道:“不知是何原因?当日我见你对此处颇有情念,何况百般坚持要留在此处建一古宅,我不曾阻挠,实是对你言听计从。今日,你突然言及此事,难道这中间确有诸般缘由?”

  白振风回过身来,看着自己的女儿,幽幽叹道:“唉……也怪我当时一时鬼迷了心窍,这才招致大祸……其实……唉……我们赶快离开这座古宅,否则凶多吉少啊!”

  云雨柔见丈夫神色异常,心知此事非比寻常,也不多问,急忙抱着婴儿起身,欲进屋收拾东西,正当此时,忽然怀中女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哭声嘹亮,却带有一股莫名的惊悚。

  哭声之中,只听得屋顶之上一苍老的声音响起:“白振风,云雨柔,你们跑不了了!”说罢,四周屋顶之上涌现出无数黑衣蒙面之人,一刹那将这座古宅包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白振风已知大事不妙,心中暗叫:来得好快!走近云雨柔身畔,望着四围蒙面人,朗声呼道:“我白振风一生行事光明磊落,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白振风道:“什么东西?白某不知阁下所言之物!”那人喝道:“少装蒜!我们经过多方探查,得知这座古宅原先乃是一座破庙,破庙之中却是藏着一件宝物,你白振风一年前来此,便将此件宝物据为己有,我们今日前来,便是为了夺取此物!你还不快快交出来!”

  云雨柔从他二人谈话声中心知自己丈夫定是瞒着自己藏了一件宝物,而此件宝物便是招致这些人的缘由所在。云雨柔哄着怀中的女婴儿:“乖……孩子不哭……不哭……娘在这里,娘一定会保护你。”

  白振风心中暗道:“对方人多势众,今日凶多吉少,只有拼死将她娘俩护送出去,我白家才有一脉相传,我纵然是死,也要保她母女周全!”

  想到此处,白振风突然朗声说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白某占据此物,而内子和小女却实属无辜,今日倘若要杀我,白某奉陪!但请放了我的妻儿!”

  那为首黑衣人冷笑一声道:“你一个人下黄泉定然孤寂,不如将你妻儿一同带去,我们送你一送!”说罢,一声喝令,屋顶之上黑衣蒙面之人一涌而下,白云夫妇猝不及防,来不及从屋中取出宝剑,只得以肉掌相搏,只见掌影翻飞,他二人靠的是剑术享誉江湖,此时危机之际,掌法亦是惊人无比,招招夺人性命。

  夫妇二人临危不惧,白振风掌法飘忽,想要杀出一条血路,帮助妻女逃出,但这些黑衣蒙面人个个武功高强,饶是他使尽浑身解数,终究双拳难敌四手,暗生虚汗。

  云雨柔一手抱着婴儿,一手使开云雨断魂掌,身子轻灵如燕,穿梭在黑衣人之间,数十名黑衣人各展拳脚,兵器各异,白振风与云雨柔愈战愈乏,二人心意相通,均想自己孩儿刚刚出世,便即遭逢大难,难道白家便要从此绝后了?

  正当此时,忽然一阵阴风扑面而来,黑衣人之中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使开双掌,一左一右,正拍到夫妇二人的胸膛,只听啊啊两声,白振风夫妇口中吐血,瘫软到底,身负重伤,云雨柔死死抱着怀中的婴儿,苦苦哀求道:“别伤我孩儿……别伤我孩儿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那为首黑衣人一声令下,数条兵刃齐齐落下,伴随着两声惨叫,白振风夫妇命丧黄泉,只余下云雨柔怀中的婴儿大声哭啼,啼哭声凄惨悲切,响彻夜空。

  为首黑衣人道:“这婴儿也一块杀了!斩草除根,免除后患!”此言说罢,其余黑衣人迟迟不忍动手,一人道:“大哥,不过是个婴儿,不如就放了吧。”

  那带头大哥厉声喝道:“怎么!还存有善念了!做大事者,岂能优柔寡断!你们不杀,便由我来杀!”说罢,夺过身旁一人长剑,挥剑砍落。

  突然,一道寒光闪过,只听当的一声,黑衣头领只觉手中一阵酸麻,长剑偏了方位,刺在了偏处,与此同时,一道白影呼呼闪过,窜入人群之中,只一瞬之际便将云雨柔手中的婴儿夺过,飘飘然窜出数丈之外,头也不回便即隐没在漆黑的夜色之中。